这是我们最早的信念,是笨也好 、傻也好,是我们的信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