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原本认为1%的保守目标,在干了1年后,我们甚至连保守目标的1%(即0.01%)都没有实现 。